推荐资讯

父亲您当年与几位黑暗仲裁长交过手知道他们的厉害

发布时间:2018-07-01 21:52 浏览:
 
    这样的讨论,在华国各地,乃至世界各地流传着。
 
    叶擎苍几十年没出手,但依旧被CIA位列神榜第一,直到陈凡出世,才移到第二。那是靠实打实的战绩打出来的。尽管他杀的神境没有陈凡多,但叶擎苍终究底蕴太深了。谁知道,他是不是已经迈进地仙了?
 
    “爷爷,这场面不对啊。”
 
    相比起众多顶级强者们,燕京大族们这都傻眼了。
 
    和陈凡与叶擎苍的约战相比,什么萧家与王家、秦家的矛盾,根本不值一提。这两人的交战,甚至能影响世界的走向,连美国总统都在关注。
 
    至于萧家、王家之流,小打小闹罢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一开始,只是希望陈凡狠狠与萧家斗一场,把萧家打败,然后我们王家自然水涨船高。谁想到,萧老竟然请出了叶擎苍?仅仅一个小辈受伤了,就值得让堂堂华国守护神出手?”
 
    王城不敢置信的说道。
 
    他眼中带着一丝迷茫。事情到现在这地步,虽然按照王家的计划在运行,但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了王家的控制范围。
 
    其他王家人,更是乱作一团。
 
    这场战斗,被世界各国、诸多势力、财团关注。王家在其中,只能算不起眼的一员罢了。直到此时,他们才知道陈凡真正的影响力,是何等恐怖。
 
    “慌什么,无论谁胜谁负,我王家都是赢家。陈凡赢了,他是我王仲国的孙子。叶擎苍胜了,我王家依旧是燕京五大族。”
 
    王仲国喝道。
 
    众多王家人,这时才反应过来。
 
    是啊。
 
    无论如何,王家都是赢家,他们怕什么?
 
    于是纷纷点头,露出笑容。王城更目光中闪过一丝冷冽:
 
    “陈北玄,希望死的人,是你...”
 
    ...
 
    而此时,京城郊外,十里燕山之巅。
 
    正有两个男子,背手立在山顶。一位黑衣老者,一个军装男子。他们身姿笔直如剑,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般。
 
    “父亲,你为什么答应这场战争?”
 
    过了许久,军装男子不解的开口道。
 
    PS: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继续去写第三更O(∩_∩)O(未完待续。)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620章 大战开启(第三更)
 
    燕山绵延十里,奇峰林立,整个山势种满了枫叶树,一到秋天,十里燕山枫叶浸染,为燕京八景之一,瑰丽奇绝。
 
    黑袍老者与军装男子,两人背着手站在山顶。
 
    数百米高空的寒风吹来,到了两人前身,忽的就拐了弯,仿佛被长刀劈开了一般。黑袍老者身形如青松般挺拔,容貌坚毅,满头银发似根根直立的长剑。
 
    “萧家虽然对我叶家有恩,萧老更与您是近百年老友。但这数十年来,我叶家一力支持萧家,已经把这份恩情还掉,而且只是区区一个三代子弟出事,打不了拿些续骨丹药给萧老就算了。何必劳动您老人家亲自出手?”
 
    军装男子眼中带着一丝忧色:
 
    “您是我华夏的守护者,陈北玄更强绝宇内,你们两人的交手,只会让亲者痛,仇者快啊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,北辰,你对我没有信心?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开口道。他的声音洪亮爽朗,可见性格必然豪迈。
 
    叶擎苍马贼出身,加入军中前,曾经是西北一代的响马,打家劫舍,替天行道。当年纵横甘、陕一代,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佬。只是后来,才收了匪气,成为华国守护者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在伦敦外海的一击,当着美国人的面,陆沉了一座岛屿,那种力量,太强大了,足以媲美核武,地仙都未必有那等能耐。”
 
    军装男子迟疑一声,才开口道。
 
    “法宝之力罢了。陈北玄并没有真正晋级地仙,否则以他的性格,当时就不是一击灭岛,而是杀去华府,捉住美国总统的衣领,喝令他道歉。”
 
    叶擎苍哈哈一笑。
 
    尽管老者从未见过陈凡,但对陈凡,却似了如指掌般。
 
    “可是,哪怕不算那法器之力,陈北玄以一敌五,连斩四位仲裁长,这也是板上钉钉的。父亲您当年与几位黑暗仲裁长交过手,知道他们的厉害。”军装男子连忙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,你也知道是当年。”叶擎苍冷笑一声:
 
    “当年血骑士他们,欺我华夏无人,屡次进犯。我与他们多次交手,先败而后胜,最后一战,三位仲裁长了联手,拿我没奈何。但那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,三十年后,几人知我叶擎苍有多强?”
 
    老者说着,一股冲天的豪迈,昂然而起。
 
    “但父亲,您也说过两个您才比得上一个陈北玄啊。”军装男子辩解。
 
    “不错,我确实说过。”叶擎苍缓缓点头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惊才绝艳,谪仙降世。不要说两个叶擎苍,便是十个叶擎苍,论天赋才情,都不如一个陈北玄!但是...”
 
    说到这,叶擎苍眼中射出寸寸精芒:
 
    “天赋是天赋,力量是力量。我比黑公爵等人差甚远。却屡败屡战,最终一一战而胜之。生死搏杀,很多时候,是意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