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对方宛如巍巍泰山般与整个十里山势连在一起

发布时间:2018-07-01 21:52 浏览:
   军装男子闻言剧震。
 
    这才是他那个傲气冲天,永不言败的父亲。叶擎苍一生,大大小小三百余战,有输有赢,但最终站在世界之巅的,是他,而不是他的对手们。
 
    “轰隆。”
 
    这时,一道赤红如血的气柱,从另外一座山峰升起,横贯长天,顿时方圆三百米内的元气,都向血柱汇聚而来,形成一朵赤色云盖。
 
    “凝气成柱,冠盖三百米。好好好,南天入神,我叶家终于又出了个神境。我便是战死于燕山之巅,也无惧了。”
 
    叶擎苍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而军装男子则双眼露出羡慕神情。
 
    尽管突破入神的,是他的弟弟叶南天,但一入神境,从此超凡于世,寿元在百五十载,而且叶南天的云盖远比普通神境强,代表他的潜力之大,不敢想象,相比之下,他叶北辰这叶家之主的地位,就算不得什么了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的强者,从世界各地,向燕山汇聚而来。
 
    便是北琼派的众人,包括雪代沙、阿秀、龙主、华云峰等人,也都先后赶来,一时间,北山小楼上面,人满为患。
 
    “老师,明天就要交战了,你还一副悠哉哉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阿秀娇哼着不满道。
 
    “你家老师我纵横无敌,一只手都能吊打叶擎苍,怕什么。”陈凡打着哈欠,趴在躺椅上,雪代沙乖巧的在一旁,替他敲着背。
 
    “吹牛,连美国人都研究出来了,你那个法宝,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。之后要蓄力很长时间的。到时候你去燕山,小心被人家叶擎苍,打的落花流水。”
 
    阿秀勾了勾白嫩的小鼻子,吐着小舌头道。
 
    “研究出来就研究出来呗,他们又不知道具体蓄力时间,只要没杀死我的把握,哪敢招惹我?”陈凡慵懒的道。
 
    五行神雷一击,只是震慑,告诫世界,陈凡手中同样有媲美核武的力量。
 
    震慑之后,就不再需要动用了。无论是美国,还是英法俄,大家都是聪明人,何必冒着风险去得罪陈凡呢。假如陈凡那法宝好得快,又来一次了,怎么办?
 
    “人家叶擎苍,可是六十年神榜第一,你就不怕?”
 
    阿秀好奇道。
 
    “怕又如何?不怕又如何?你说对不对啊,朱雀小姐。”陈凡抬了抬眼皮,扫向门口。
 
    果然就见到一袭黑色皮衣,俏丽短发,身材矫健的朱雀,目光复杂走来。
 
    “没想到,你终于走到这天,要与老头子交手了。”
 
    朱雀轻声道。
 
    “叶擎苍关注我有四五年了。他一直在等我,等我成长到足够的时候,拿我当对手,好妄图突破地仙。我说的对不对?”
 
    陈凡道。
 
    他每说一句,朱雀俏脸就变一分,到最后,已经如见鬼魅:
 
    “你怎么清楚?”
 
    “很简单,从知道天榜是叶擎苍排的之后,我心中就有这个揣测。当时世人只知道我年少轻狂,少年得志。排天榜的‘昆仑’,却称呼我为‘陈老怪’。看来当时的叶擎苍,已经猜到什么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竖了竖懒腰道。
 
    “你不会真的像老头子说的,是老怪夺舍投胎,又或仙人转世?”朱雀不可思议道。
 
    陈凡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,反继续道:
 
    “叶擎苍猜出来了,所以就一直纵容我,任我在华国横行无忌,大杀四方,屡败宗师、神境,他却一反常态,从未出手镇压我。包括你们部门的萧部长,估计也是受他嘱托吧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。”
 
    朱雀艰难点头,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神情。
 
    “叶擎苍无敌太久了,这地球上面,血祖不出世,估计除了黑公爵等人外,他再无对手。而黑公爵等人都是黑暗血族后裔,对他突破没帮助,所以他一直在等我的出世。只不过我的实力进展,远远超出他的想象,他才会乘这个机会,直接约战。”
 
    陈凡剖析如流,目光明澈。
 
    到了北玄仙尊这种层次,任何阴谋几乎都没法瞒过陈凡。只不过很多时候,陈凡懒得去想罢了,毕竟力量在手,任你千般计谋,我一剑斩断,何必废话呢?
 
    朱雀已经说不出话来,化作一个木雕。
 
    在她心中,陈北玄是个只知打杀的莽夫,虽然力量强大,但并不值得人敬畏。但今日一见,朱雀才看到陈凡另一面,那是洞穿世事,高蹈云天的神王般,世间任何秘密,都无法隐瞒。
 
    “你这次来,应该不是叶擎苍的意思。他距离地仙只有半步,一线之隔。等这场战斗,不知等了多少年,绝不会给我半分阻碍。反而更希望我能全力出手,把他逼入地仙。”
 
    陈凡站起身来,目光望向西郊。
 
    他的神念,无远弗届,蔓延出整个燕京,与一个如同礁石般坚硬的神魂,撞击在了一起。对方宛如巍巍泰山般,与整个十里山势连在一起,精神力无比凝聚,近乎于神念。
 
    两人的精神,一触即分。
 
    但陈凡已经知道对方是谁,而对方也知道陈凡的身份了。
 
    “不错,是我自己来的...”
 
    朱雀微微低头。
 
    “你回去吧,叶擎苍是个纯粹的武者,他一生求道,希望能迈入地仙。我绝不会半点留手,否则就是对他的不尊敬。”
 
    陈凡背着手淡淡道。
 
    在朱雀眼中,他的身形,仿佛与整个苍天连在一起,无比宏大飘渺。
 
    “这人,哪怕不是天人,恐怕也近了吧。”
 
    朱雀心中一个恍惚,连忙垂下头,快步向外走去。走到一半,迟疑了一下,忽然道:“老头子当年进过昆仑葬仙谷,似乎从里面得到了什么宝物,非常厉害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 
    说完,朱雀匆忙而去。
 
    陈凡站在那,目光无喜无悲,轻声说道:
 
    “叶擎苍准备了许多底牌,但他又怎知道,我陈北玄的能耐呢?”
 
    ....
相关阅读